cp同好扩列加qq:799341463
我就是个瞎乱写文的(。)纯粹为爱发个小电火fa,不太认真也没有什么责任感……_(:з」∠)_
lof经常发些自言自语絮絮叨叨的奇怪话x

【龚大】 《今生之前》

剧情瞎乱来
ooc
第一人称注意

【正文】

我第一次看见那个人的时候,不,严格意义来说不算看。毕竟龚某的眼睛……好在我能借助玄铭宗秘传心法"天眼心诀"来感应世物。

幼时我常遭同门弟子陷害,嫉妒、辱骂、恶意行为等等这些都充斥着我的童年时期。

“小云哥哥。”

那个人来自逍遥门,是逍遥门的大师兄。

天眼心诀中我看见他面露着温柔的笑容看着我,微微低下身子,伸出了他的右手。

“我叫东方纤云。你就是玄铭宗的三弟子吧,玄铭宗为了寻你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呢。”那人似乎想到了什么笑了起来“你看起来可比我师弟乖巧多了,怎么啦,突然跑到了贫民窟?”

我伸手放在他的掌上,他的掌心柔和宽厚,有一些干燥的热。他将我抱起,我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他的头发滑过我的手,滑顺的感觉让我心里有些隐隐地痒痒着。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却好像明白了什么,只是笑着揉揉我的脑袋说着“蜀山派玄铭宗三弟子,也同时是宗主关门弟子,有着变异单属性雷灵根。别怕,你们啊,都会成为很优秀的修仙之人。”

但是我尚不明白他口中的“你们”究竟指谁,只是迷迷糊糊地意识到那个人或许对他来说,十分重要。

后来的后来,我与小云哥哥成为好友。

他时常提着一壶清酒,来玄铭宗寻我。花前月下,只可惜眼前人非心上人。

我对小云哥哥的感情是如何,我明白,却也不明白。

他是逍遥门派的大师兄,他是娶了妻子的东方纤云。

无论是哪个身份,他都不是和我有关的。又或者说,不是属于我的。

“唉,印飞星那孩子被逐出逍遥门后偏偏要拜易相逢为师修魔。现在易相逢死了,他又成了三界魔尊之首。怎么……偏偏会是他呢……”

“东方兄是下不了手吗。”我默默拿起酒杯,用明知故问的语气回答着。

“毕竟是自己的师弟啊。”

那龚某呢?

我没有继续说话,低头喝着闷酒,心里胡乱一通。明明不喜欢,却偏偏还要去嫉妒着。

“卜算天说我今生躲不了这个劫难,大概必死无疑吧。”他用着平淡的语气,好像在说“今天的仙果又种下了一颗”一般。

我愣住,稳住心绪,重重地吸了一口气“东方兄为何如此说,难道东方兄已经认定这一切都是天定的了吗?”

“不,我这不是认定。我只是觉得,我欠飞星太多了。”

月破云,花舞影,溪流涓涓声,虫蝉鸣鸣声。

那一瞬间,天地变得悠悠。而我,看着东方纤云。

他在我的心里仿佛变了许多,变得更柔软,更沧桑……但是却还是那样坚定着。

“你不欠他。”这句话我怎么也说不出口,我的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

“星河也走了。”他突然抬头看着夜空,“龚兄,此去一别,大概再难相见。算天说到底是个女孩子,我若是死了,我就将她托付给你们玄铭宗照料。不过,她也是个倔脾气,适当尊重她的想法吧。这些都是我最后拜托你的了。”

“龚某不希望……”

“你得答应我。”

“……我答应你。”可是谁来答应我的请求……

再后来,东方纤云死了,他的师弟印飞星也死了。

我像个局外人一般,无法改变这一切。

东方芜穹替我安顿好了算天,而我独自一人背着剑前往逍遥门。

逍遥门的一棵苍绿色的老仙树下鼓起一座小坟堆,上面竖着一小块木板,上头写着“逍遥门派大师兄东方纤云之墓。”背面着刻着另外的字“爱妻逍遥门三师妹逍遥星河”。

风轻轻吹拂过,我却觉得心里沉重万千。

想起来自己的大师兄曾经教我念过的那首诗。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我用力闭紧双眼,天灵盖处处传来一阵疼痛。

但是心深处仿佛被什么割去,我意识到了的事实让我痛恨自己,痛恨世间的一切。

我失去了小云哥哥。

花开终花落,星亮终星堕。斗转星移,暮色终降临,世间的一切皆不是永恒不变。

若能如常,若能归到最开始的地方。

那该有多好啊。



“蜀三路。”

“龚某不叫蜀三路……”

“诶,是吗?”

“没事,小云哥哥喜欢什么就叫什么吧。”

我看了看眼前的人,低头微微笑着。

我知道一切都不一样了。

评论(2)
热度(5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