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同好扩列加qq:799341463
我就是个瞎乱写文的(。)纯粹为爱发个小电火fa,不太认真也没有什么责任感……_(:з」∠)_
lof经常发些自言自语絮絮叨叨的奇怪话x

【カラおそ】暗涌

青蛙卿卿蛙/哈比鹰今天更文啦!:

    你这辈子,有没有为别人拼过命?




  




  大家好,我叫松野空松,今年23岁,在一家公司上当着小职员,每天的生活就是两点一线的往返与租赁的家中与公司。每时每刻都如此索然无味的过着,过着。直到今天,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困住的我突然被一位穿着黑色长袍的人叫住了,他问了我一个问题:




  “你这辈子,有没有为别人拼过命?”




  我初是吃了一惊,但因为我素来是不会拒绝别人的请求,于是我下意思的回复了一句:没有




  只听闻那藏在黑色宽边帽檐下的人轻声笑了一声,用他那沙哑的嗓音又问了一句:




  “那你愿意这样做吗?”




  这下我是真觉得有点不对劲,这人的声音和行为太过于没有章法,我看了一下周围,雨快要停了,我决定不回答这个问题。低声说了一句抱歉,转身往雨幕内奔去。




  只是走之前,隐隐约约的,似乎听到那个人说了第三句话,只是我没听清。




  




  初春,一场雨过后,树上的叶子落了一地,松野家的neet们在经历了一番痛苦的挣扎后终于找到了维系工作与家庭的方法,而今天就是六子见面的日子。




  只是谁都没有预料到,这场见面竟是永别,回去的路上小松遭遇了车祸,原本开开心心的见面会转眼间变成了一场悲伤的医院救护,空松站在小松的身旁,连眼泪都不知道该如何流下,他愤怒,他想去杀了那个开车的人,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并不会让小松复活,他只能做着一个哥哥该做的,安抚父母和兄弟,毕竟,他现在可是长男了。




  只有在夜深了之后,他才能握着小松的手,小心的落下一个吻,宣泄着他秘藏与心的秘密。




  是的,他喜欢他的哥哥,小松。一直一直一直的喜欢着。




  不是那种亲情,是深谙与心的爱情,他无法克制自己的那份情,于是在轻松找到工作之后也忙不迭的离开了家,如果可以的话他想要有稳定收入的时候向小松表白,可是谁曾想,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毁了这一切。




  “我该怎么做。”




  空松将头贴近小松的手心,低声说到,他实在太累了,小松的掌心是如此的温暖,让他昏昏欲睡。迷迷糊糊之间,他似乎又回到了那个雨天,那位雌雄莫辨的黑衣人再度问了那一句话:“你愿意这样做吗?”




  我愿意!只要能让小松苏醒,我什么都愿意做!




  空松无声的嘶吼着。




  【那么契约达成,我将收取你1/2的生命,旅行愉快。】




  再次睁眼,空松发觉自己在家门口,而小松正向他挥手示意。空松瞳孔一缩,在刚才那一阵不知道是幻想还是现实的梦境里,小松就是在这个时刻,高高飞起,又重重落下,鲜红的血从身体流出,浸湿了他深蓝色的衣衫。空松不顾所有人奇怪的眼神,冲上去抱住了小松,奇迹般的是,并没有一辆车出现,倒是小松狠狠的嘲笑了一下他。




  “我就说你们会舍不得我的吧!看你们还要不要抛下哥哥我。”说着小松擦了擦他的鼻头:“不过没关系,哥哥我也找到了工作,而且还有了一个女朋友哦,你们都没有吧。”




  回应他的是无言的空松,和一双失魂落魄的瞳孔。




  




  “神秘人!你出来!”空松按着记忆中的躲雨地点去寻找黑衣人,却没有任何发现。




  难道这一切真的都是梦吗?




  空松失望的垂下了头,嘲讽着自己。




  我是不是太天真了,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好的事情呢。




  低头丧气的空松回到了家中,竟然发觉门是开着的,走进,发现沙发上坐着一个黑衣人。空松瞠目,随后又冲上前去试图抓住黑衣人的衣领,但是失败了,黑衣人与他似乎有一层膜,他无法碰触到他。




  “你骗我!”空松愤怒的呼喊道。




  “我没有骗你,”黑衣人声音淡淡:“我有承诺过除了救活小松以外的什么东西吗?”




  “这......”空松后退两步:“那我拿我剩下生命的1/2许愿,让我回到小松有女朋友之前!”




  【如你所愿。】




  




  “小松,我想跟你说一件事。”再度睁眼的空松发现自己回到了家里,这是轻松还没有出去工作的时候,他知道自己不能浪费这次机会,连忙冲上了楼,抓住正摊在地上看漫画的小松,就是一串话语,直接把小松惊得震在了原地。




  “什么事?你直接说,我还要看漫......”




  “我喜欢你......”空松的话音未落,就被小松止住了话头,他伸手测了测空松的体温,皱了皱眉




  “没发烧啊,怎么开始说胡话了。”




  “我没有!”空松打开了小松抚上他额头的手,表情焦躁不安。




  “我是认真的想跟你在一起!”也许是因为短时间内受到了小松遭遇车祸黑衣人时空转移以及小松有女朋友等种种事件,让空松觉得这一切都非常的急不可耐,于是就在见到小松的那一刻就对小松进行了表白。




  小松明显是愣住了,这一切给他的刺激太大,他只能调笑的希望空松收回这句话。




  “空松你这是跟谁玩了大冒险,哥哥我可看出来了。”脸上是尴尬的笑容。




  “你要我说多少遍,我是认真的!”空松抓住小松的双肩,面带渴求。




  小松终于意识到这一切是真的不是无聊的玩笑,但他也同样不能做出反应,他们可是兄弟啊,兄弟做这件事,是正确的吗?




  “你让我先静静。”




  小松推开了空松,这一切来得太过猝不及防,他需要好好想想。




  




  可谁曾想,意外就来得那么快,让人难以接受。




  




  空松面对着小松的遗体,绝望的捂住了脸。




  




  




  “你出来,你出来!”




  “叫我干嘛。”




  黑衣人无声的出现在了空松的背后。




  “你的目的不是达到了吗?”




  “可是小松为什么死了!小松不在了,我的告白,还有什么意义。”




  “有没有意义不关我的事,你叫我出来,是想要我干嘛?”




  “我要回到小松出意外之前。”




  “对不起,我没有这样做的能力。”




  “你不是要我的生命吗?我给你,我都给你,只要你让小松活过来。我做什么都愿意。”




  黑衣人眼底突然闪过一丝精光。




  “什么都愿意吗。”




  “当然!”




  “如你所愿。”




  




  再度睁眼,空松看到了“自己”站在对面的雨幕遮盖下的杂货店之前。而自己则是穿上了一席黑衣。声音变得沙哑而又难听。




  “你这辈子,有没有为别人拼过命?”当这句话从他自己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好像是一个圆的两端终于接上了,成为了一个完整的圆。




  他几乎是不受控制的在“自己”转身离开之后问了一句话:




  “值得吗?”




  




  值得。




  




  他看着自己许下了让小松醒来的愿望,也看着自己因为小松有了女朋友而嫉妒到发狂,这样的自己,可笑可怒又可悲。




  但是这是他做的决定。




  他自己做的决定。




  




  终于到了他面对着绝望捂脸的他自己,叹息的时候,那种无力感从全身骨髓出蔓延而上,他能做什么,小松毕竟不属于他,那么一次次的重来又能改变什么,不过是徒增伤心罢了。




  




   “我就说你们会舍不得我的吧!看你们还要不要抛下哥哥我。”说着小松擦了擦他的鼻头:“不过没关系,哥哥我也找到了工作,而且还有了一个女朋友哦,你们都没有吧。”




  “小松你这可不厚道,交了女朋友居然不第一时间告诉我们。”空松搂住小松的肩膀,不满的埋怨道。




  “我错了我错了,下次请你们去吃关东煮。”




  “这还差不多,”其他四人亦蜂拥而上,空松却是默默的后退离开了众人。




  【这样的结局,就可以了】




  




  ----------------------------------------------------------------------------------




  夏季的蝉鸣终于接近尾声,一切尘埃都喧嚣落定,唯一的变化是小松交了一个女朋友,又分手了,原因小松也没有多说,众人也没有多问,只是有一天,小松突然约见空松。




  “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约你吧,”小松喝下一杯酒,并没有等空松回复,就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我以为我可以藏在心底,但是时间过了这么久,我却没有一点办法来消除这种感觉,也许你会觉得我很奇怪,但是也请你相信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心的。”




  “我喜欢你。”




  ......




  “我也是。”




  


 


 


 


 


 


 


 


 


 



 


  -------------给-------眠------子-------的-------专------属------be----------------




  冬季变得异常的漫长,空松的身体也一天天的坏了下去,去医院查也只能查出身体器官不明原因的衰老,小松本来想让空松在医院好好资料,空松却执意要出院,他自己明白这是时空穿越付出的代价,这个代价他既然接受了,那就只能承受。




  只是可惜了,才和小松在一起3个月不到,就要离开了。




  空松闭上了双眼。




  只留小松一人在他身旁无声的哭泣着。




  这时突然出现了一个恶魔,问了他一个问题:




  你这辈子,有没有为别人拼过命? 


 

评论
热度(18)
  1. 青蛙卿卿蛙/哈比鹰今天更文啦!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