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同好扩列加qq:799341463
我就是个瞎乱写文的(。)纯粹为爱发个小电火fa,不太认真也没有什么责任感……_(:з」∠)_
lof经常发些自言自语絮絮叨叨的奇怪话x

【阿松】kros《坟》

实在是不想去考查历史什么的,最近翻历史就头疼。

架空!

设定是kr是军兵,os是普通民众。

ooc

我也不知道想写什么,剧情苦手。

【正文】

那是一座怎样的坟堆啊。

夏季雨后,泥土中带着潮湿腐烂的气息,空气里隐隐约约还弥漫着当年在这片土地上浸满鲜血的味道。

细雨蒙蒙的早晨,松野小松独自一人出门来到这座坟堆前。上面长满了青草,草的根须钻到土壤的深处里,强劲而有力,仿佛要将死去的人深深地埋藏在地里。

只有小松知道,那里没有死去的人,只是曾经有过那个人名字的肉体躺倒在这片土地的土囊。而下面,只是一个白净的三角信封,安安静静地永远躺在那里,仿佛带着另一个人的
过去与未来在那里永存着。

虽是灵魂的安息,可小松却觉得空松仍旧活在这个世间,或许就活在他的身边。

小松今日只是穿着平时里的运动服就来了,仿佛就好像只是怀念故人去喝一杯酒一般。

而和看完故人不同的是,小松这次带了一大扎的干草。

小松忘记带上了酒,他摸索了身上的每一个口袋,终于在左边屁股袋里摸到了一盒香.烟。

他很快又拿出了自己藏在上衣外套拉链里,贴心脏位置口袋里的打火机。那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打火机,漆黑发亮的外壳,金属质感的盖头上还刻有着自己的名字。因为刻的深,摸上去,凹凸不平的。

小松摸了摸那行字,仿佛在摸着自己的心脏处。

他叼着烟,点了火,烟头上的火星很快亮了起来。

他感受着这空气间的露气,感受着这里的寂静。他想着,也许自己在听着空松的呼吸声,空松的心跳声。这些微风儿吹过的,或许是他的思念和寂寞。

毕竟那是一个经常感到孤独的弟弟啊。

时至今日,战争还未结束。

小松突然间想起来了曾经的事。

那是空松行军前和自己分离的那一幕。

儿时一直相处到现在的亲兄弟,好玩伴,同时也是最亲密的爱人。

18岁那年,空松偷偷瞒着家里所有人报名参军赶往前线。

空松体格好,很快便被选上。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空松已经在收拾自己的行囊。小松冲上前拉住他的衣领破口大骂着他“你知道前线上都是你们这些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新兵是为什么吗!你是去那里当肉盾!当炮灰!你给我清醒一点好不好!战火还没有烧到我们这里!”

空松理解小松的心情,他伸手拍了拍小松的肩膀“哥哥,为了保卫家园,为了早日结束战争。”

“我是你的亲人,也是你的爱人,可是这些只是小我。”

“你不满足于小我?!”

“但是前提是,我是个国民,我有义务去参军啊。”

看着空松坚定的眼神,再看着空松收拾的干净整齐的行李箱,小松明白自己无法改变这一既定的事情。

小松拉着空松的手说:“走,我们去以前的秘密基地吧。”

秘密基地,说起来似乎非常有趣,它充满了儿时回忆的快乐。

可以说,他们这个小地方里,许多孩子在童年时都拥有着属于自己和伙伴的秘密基地。

那就像是与别的一切都隔绝开来的地方,是独一无二的仅属于两个关系最要好的朋友之间的小秘密。

小松与空松并肩躺到在小坡上的草丛中,阳光忧郁而明媚,河水波光粼粼,闪亮亮的树叶里在微风中拂动。

空松怀里的是一本有些破旧的日记,它从空松十七岁起一直记录着,日记本上的行上字随着空松的心脏一起跳动着。

小松突然站了起来,跑向河边。空松赶忙坐起来,愣愣地看着小松。

“空松!我——喜欢——你!”小松使足了力气喊着。

“空松!”小松再次喊到,随后不顾一切地跑向河里,有些冰冷
地河水拍击着他的身体,大片大片飞到小松的脸上。

小松的衣服湿透了,空松喊着小松快点回去。

小松听见了,站在河水里开心地咧嘴笑开,手指不住地蹭了蹭鼻底。

然后他不择路一般地向空松跑去,好像是被什么石子绊倒了,他重重摔倒在地上。小松没有抬头,他泪流满面。仿佛正有着一片黑暗向他袭来,周围的树木草丛突然发出恸哭声。

“空松!空松!”小松咽着泪水,呜呜地哭着。

他知道自己将和自己最亲而又最爱的人分离开来,甚至很可能会永远再也见不到面。

而这初次地,依然是稚嫩的爱。空松突然理解了,他心里感到一阵难过和愧疚。

他摸了摸小松的脑袋,将他拉起来。小松埋头到湿漉漉的臂膀中很久,他十分清楚明白着——

自己正将要与面前这个人分别。

回忆来的迅速,却不那么凶猛,或许是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悲伤但幸福的回忆突然而来。

又或许是别的原因。

小松低头苦笑着,烟嘴处传来的气味突然猛烈了一下,小松被呛到了,他干咳了几声。

是啊,如果还能有酒就更好了。

如果……

更好……

原来人生的遗憾会有那么多啊。

小松摇了摇头,他慢慢蹲下来,将干草盖在自己的身上,用蜷曲的身姿躺在空松的坟堆。

他静静地看着,然后将烟灭了,火星被按在土地里瞬间就消失了干干净净,空余留一股烟草燃烧的白雾和气味。

小松闭上眼睛,用刚刚掏出来的打火机点燃在自己的衣服上。这一瞬间小松突然懊恼起来,早知道还是用烟点好了,非得又麻烦地拿出打火机来。

他知道,打火机等下还会爆炸。于是,他又将它小心翼翼地收回自己的衣服怀里。由着那种冰冷紧贴着自己的身体。

“空松,我们一起回家吧。”

【如果还有想看这个设定的话,我试试写回忆啥的,或者记录访谈那种他人视觉的第一人称】






















评论(2)
热度(1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