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同好扩列加qq:799341463
我就是个瞎乱写文的(。)纯粹为爱发个小电火fa,不太认真也没有什么责任感……_(:з」∠)_
lof经常发些自言自语絮絮叨叨的奇怪话x

【阿松】kros 《中暑》

OOC
突然在想这两个人大夏天会怎么过呢……

下次写个海边的吧,泳装play好像很不错(托腮)

(我真是从冬天写到春天再写到了夏天……)

【正文】

夏日碧蓝的天空一片晴朗,白云连连,步入三伏天节气的日子里空气都仿佛变得黏糊糊热哒哒的。

  屋内仅一台白色扇叶的蓝色电风扇在呼呀呼呀的吹着,无人开口说话的房间里其实躁动一片。身穿蓝色短袖的男子正躺睡在沙发上,红色短袖的男子则掀开肚子上的衣角,反身趴在地板上,试图蹭些少许凉意。

  “喂,小松,你那样可别受凉了。”躺在沙发上的男子侧目余光正好瞥见红衣男子犹如死鱼一般的姿势。

 
  “空松,去给哥哥我买根冰棍。”

  “不去。”

  “去嘛。”

  “不去,热。”

  小松幽幽叹气“看来是哥哥我把你宠坏了。”

 
  此时正好绿色短袖的男子端着西瓜进来,听见两人的对话,忍不住嘲讽一句“你们两个长兄还真是会享受啊,这么热的天有闲情斗嘴没闲情切西瓜?”

  小松笑了笑,趴在地板上的他转头看着轻松笑嘻嘻地说着“哥哥我的肚子要和地板亲亲啊。”

  
空松插了一句“那就亲着吧,西瓜进我肚子里亲亲好了。”

轻松放下盘子就出去了,下楼和弟弟们一起吃冰镇的西瓜。

  小松和空松都爬了起来,坐在桌子旁边。小松咬了一口,有些温温的西瓜果肉要起来软塌塌的,一点也不脆口。“诶,怎么不是冰的。”

空松听了也咬了一口,然后放下西瓜,大字躺到在地板上“真热啊,好想吃冰的。”

小松左手撑在桌子上扶着脑子,看着空松“空松,去买冰棍吧。”

“不去。”

“去嘛。”

  “不去。”

  “为什么不去?”

   “热,我累,想睡一会儿,头晕。”空松话一说完便闭上了眼睛。

  风扇声呼呼的响着,窗外的蝉鸣声突然爆炸开一样响起。小松安安静静地听着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小声地嘀咕着“天这么热,哥哥我的可爱都要融合掉了。”

见空松睡着死沉,小松突然过去拍空松的脸。

结果见对方嘴唇有些泛白,心里突然感到一阵害怕。仿佛整个世界都失去了热气只剩下了冰冷,除了风扇声、蝉鸣声、心跳声,小松感觉世界上好像只有自己和空松。

小松摇了摇空松,空松仍然没有反应。小松左手捂着嘴,右手食指微微颤抖地探向空松的鼻底。

还好。

还有呼吸。

小松深呼吸了一口气,仿佛在试图让自己沉着冷静。

于是小松将空松的脑袋搁在自己的屈坐到大腿上,撸起自己的短袖往上卷着。

小松食指和中指弯曲狠狠地夹着空松脖子正中间的一块肉,然后发力拉着往外。

“啊——!!!”空松惨叫一声,立马瞪开双眼,隐约还有些泪水点点。

“嘿嘿,空松不疼不疼,这是刮痧。”

“你骗谁呢……明明是掐痧……”空松腔声里似乎还有些委屈。

小松意思意思地摸了摸空松的头,动作十分敷衍。

“乖呢,哥哥掐的都不疼,你疼我也心疼啊。”小松说着低头靠近空松,撅起嘴给空松掐的地方吹了吹“不疼啊不疼啊,哥哥掐的都不疼。”

“……”空松看着小松这样有些古怪的可爱,觉得自己浑身更加热热的。“你别靠这么久,我感觉我中暑要加重了。”

“噢。”于是小松毫不留情地加大了力度,空松凄惨的痛苦哀嚎声几乎震了整个房子。

楼下的弟弟们吃着冰镇的西瓜,彼此互相看着彼此,想着要不要上去当个围观群众啥的。

可又舍不得这一大盆的冰镇西瓜,于是便由着楼上两位哥哥瞎折腾。

“空松哥哥哭的真像个爷们。”椴松感慨着,拍了拍十四岁的肩膀“对吧?”

“咦?空松哥哥不爷们吗?”十四岁歪着脑袋疑惑,嘴巴长得大大的。

椴松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说道:“……嗯,说是爷们不如说是痛吧。”

“也对呢!”十四岁仿佛得到了正确答案十分开心,咧开的嘴笑的更大。

而此时的楼上,空松正突然伸手按住小松的脑袋,小松脑袋往下一沉,正好亲到了空松的额头。

两人的眼睛对视良久,屋内的温度仿佛有些升高,电风扇的声音好像消失了一般。

“空松。”

“嗯?”

“我掐累了,你去买根冰棍给我吃。”

“不买。”

“买嘛。”

“不买。”

“为什么不买。”

“我中暑了。”

“买嘛。”

“不买。”

“为什么不买。”

“不想看你等下把两根都吃了。”

“哈哈哈哈哈哈你可真懂哥哥我啊。”

end


   

评论
热度(1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