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同好扩列加qq:799341463
我就是个瞎乱写文的(。)纯粹为爱发个小电火fa,不太认真也没有什么责任感……_(:з」∠)_
lof经常发些自言自语絮絮叨叨的奇怪话x

【阿松】 《。。。》kros

不知道取什么好……
全文流水……………………
OOC
非兄弟血缘关系

@青蛙卿卿蛙/哈比鹰今天更文啦!
四岁的呱呱小宝宝农历生日快乐!(•̀ᴗ•́)و ̑̑
虽然不是你喜欢的师生梗………………

【正文】
在空松参加椴松这场生日聚会的前几天,他正好经历一场分手。

尽管空松认为自己对每场恋爱都尽心尽力,甚至做到女友闺蜜口中的温柔完美男友。

可是每一场恋爱里,女方似乎多多少少都有点不满意。
而空松自己对于失恋被甩这种事情也好像从没有很过分的悲哀。

顶多……是被抛弃的不解烦闷和少许的悲伤吧。

相比之下这场生日宴会的主人却和他不太一样,椴松深受女性喜爱的程度让空松难以理解。

两人是发小之友,此时椴松正坐在沙发正中央上,而空松坐在椴松的右边。

喧闹嘈杂中空松不经意的走神片刻间,正好眼神与远处未被他人挡住的小松对上。

对方黑亮亮的眼睛如烟云缭绕中的一点星火,点点却明亮。

只是那双吸引人的眼睛很快如点水一般的略过空松,那人转头看向了别处,仿佛与空松的对视只是空松轻飘飘地放空过久而产生的错觉。

“怎么了,空松?”椴松注意到空松的走神,用胳膊肘轻轻地戳了一下空松低声道“你可是别是看上我生日聚会的哪个女孩子了吧……”

空松有些尴尬地看着椴松“不、我……”

“嗯?”

有问题。

椴松心里暗搓搓地有些唯恐天下不乱之势,他一把搂着空松的脖子,对身旁的其他朋友说道“抱歉啦,我和空松先去聊些别的。”

周围人只以为是椴松安慰空松失恋的事情故没有放心上在意着,只是笑着督促两个人早点回来,等下还得寿星切蛋糕。

“ok啦ok啦,一定早点回来!可要等我哟~”椴松轻快的语调让人不免对他心生喜爱,宠溺着这个似乎有些长不大的小男孩。

椴松把空松拉到了阳台上,正好能从窗子看见里面的场景。

阳台上五月份的有些暖烘烘的晚风吹着,头顶上是偏紫粉色的霞云,一颗星星早早悬挂在天空中。

是金星,因为耀眼明亮,被古希腊人和罗马人都以神话中的美神名字称呼它。

椴松仰起头看着那颗星星“嗯哼,会是哪个小姑娘如此幸运呢。”

“……是那个人……”空松抬手指了指,看见对方正和身旁人说些什么而笑起来的样子,空松愣了一下喃喃道“笑起来居然那么可爱……”

椴松顺着看过去,又听见空松的话,心中不免有些惊讶。

“这个……你要不喜欢别人吧……那家伙可直了。”椴松说的很诚恳,从袋子里拿出一包纸巾递给空松“噢小松他是我表哥呢,又浪又花,比我还高好几个档次。”

不过……

椴松想了想“也许你这种忠犬傻攻还是可以考虑考虑……那种耽美小说里的cp有好多这样的组合呢。”

“……耽美小说?”空松不禁有些眯起眼睛疑惑地看着椴松“你……”

椴松耸肩“她们和我讨论的。”接着又摇摇头“可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过你还是认真想想比较好,虽然你这人对恋爱也没有可以说是靠谱的地方。不过我表哥真的是又浪又花又直!!!”

“千万千万千万最好只是玩玩啊!”

尽管被椴松这么千叮万嘱了,可当空松进屋后被椴松领到小松那里,站在小松面前时,空松觉得自己的心还是很不争气的猛烈跳动着。

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心脏躁动地扑通扑通跳起来,全身都似乎涌起一种莫名而来的紧张感和暗暗的期待,仿佛在叫嚣着同一个讯息。

虽然小松莫名其妙地就被椴松强行扩人际,但还是耐心地听着椴松说的空松介绍,一边又有意无意地打量着空松,看见对方目光对自己的视线不断地躲闪着,觉得好像找到了一个很好玩很有意思的东西。

可以说,吸引了小松的兴趣。

嗯想想啊……阅读里提到的吸引读者阅读兴趣之后是什么呢……

小松觉得自己的大脑想法有些好笑,眼睛低低地看着自己的鞋头。

仿佛在沉思什么的小松,突然抬起头,他微微一笑,伸手到空松面前“叫我小松就好了。”

空松看着面前那双白净俊气的手,犹豫了片刻,将自己的手伸出握住了小松“空松。”

空松的宽大偏干燥,常给予人安心感。可小松却感觉有些不适的抽回了手,空松察觉对方的意思后,只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默默地收回手。

而椴松根本没注意到这点细节,不过他看着两人的互动,内心戏却很足。

虽然有股浓浓的相亲现场即视感,但是椴松不免已经想出了日后自己的发小将过上如何悲催的日子。

按表哥以往风流史来看,基本没出几个星期恋爱对象都会被甩。因为小松对恋爱的态度就是持三分钟热度加之观望,所以不管如何挽留都没有用……

空松吸引了小松这点没错,小松从来只对感兴趣的猎物下手。

但是绝对不能让小松获取主导权。

眼下看来空松应该是输了吧。

由于脑补的空松实在是太凄惨了,椴松有些不忍看下去“那什么……那边在叫我,我先过去了。”椴松拔腿就逃,生怕自己会和这个两人脱离不了什么关系。

等椴松离开,空松立刻问小松的联系方式和家庭住址。
虽然小松不是很理解为什么要问家庭住址,不过看在对方是椴松朋友的份上,小松还是告诉了空松。

接下来两个人只是很普通的聊着很普通的话题,乏味枯燥地好像日语学习的教科书一般的内容。

比如——

“明天天气怎么样”

“你吃了什么”

“听说最近的新款游戏上市了”

“你的中学是哪里的,老家呢”

但气氛却不尴尬,反而平平淡淡。

只是空松心里有些不畅快,总是感觉难以抓到小松的感觉。或者难让小松稍微对自己有那么一些些的重视,对方和自己都端着一碗水,不去摇晃,就那么端着的感觉。

话题始终不能往更深层次的进展,空松只好心里暗暗安慰自己,这还只是刚刚开始不是吗?起码对于开头来说,也不算太差吧。

接着小松突然拉起了空松的手,往着椴松的卧室走去,又十分利索的锁起门。空松被这一系列活动惊到了,脑海里不断回想刚刚是否能有人注意到他们。

“我说的明白一些好了,空松。”小松拉起空松的衣服领子“你以前可是甩过我的。”

空松满脑子的问号,他把脸凑近,试图更看清楚对方的样子,希望能迅速记起一些有用的讯息。只是空松不知道,这样子在小松眼里看来仿佛是对过去是一种莫名而来的羞辱感。

小松垫脚,双手分开空松的衣领后搭在在空松的脖肩上,紧紧抱牢空松的脖子。

接着空松就被小松覆盖上来的吻下了一跳,内心倒是惊喜更多。

空松搂着小松的腰,正打算追逐着小松的唇加深这个吻时,便被开门的椴松打断。

“……”

看着面前两个亲密接触的人,椴松一瞬间不知道是该尴尬好还是该生气好。

“那什么……恭喜……”

椴松讷讷地关起门,谁让他从小就害怕自己的那个小表哥呢。

突然椴松想到了什么又把门打开“不要睡我的床,要在地板的毛毯上的话……小雨伞在左边的衣柜里,嗯,还有就是不要乱翻我的衣柜。”

这下子倒是让小松有些气恼,打算着等椴松离开好,好好地探寻一下椴松的衣柜。

等到椴松再次把门关好,小松和空松也没有什么想接吻的情趣。

空气陷入了沉默,空松觉得眼下自己开口有些艰涩。他的脑子千转万转也想不出该如何哄好小松。

最终打算按着自己好不容易想出来的套路来走。

空松拉起小松的手放在心前面,笑着说道“刚刚问了你家庭住址,你没有开车来的话,就让我送你回家吧。”

这话实在是高分撩,可惜是面对着小松说的。

“……你”小松瞥眼“你倒是一点也不记得我了。”

“记得记得!”空松赶紧点头“我以前还给你的桌子抽屉里塞过圣诞节糖呢。”

“那你怎么不记得我在楼梯口给你表白的事情。”看着小松有些气鼓鼓的委屈样子,空松居然觉得自己有些开心。

“那天我……我我以为你在玩游戏……你又不认识我……当时又正好流行楼梯口处对第一个见到的人告白的惩罚游戏。所以我……我就催你赶紧回家了……”

小松有些好笑地看着面前这个努力向自己认错和解释的大男人。

“噢?惩罚游戏是吗?”小松把自己的身子贴合到空松身子上。

“那么,现在可以轮到我惩罚你了吗?”

评论(2)
热度(1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