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同好扩列加qq:799341463
我就是个瞎乱写文的(。)纯粹为爱发个小电火fa,不太认真也没有什么责任感……_(:з」∠)_
lof经常发些自言自语絮絮叨叨的奇怪话x

karaoso 一

从不同的角色视觉切入,
了解不同面或者也可以说不同时期的松野小松。

个人强行塞想法给角色,与原著设定有出入。
(ooc)

文章内容为空松失忆,爱人是死去的小松。在得知自己的爱人早已离世,于是决定去了解这个爱人,由此也能够知晓一部分属于他们的曾经是如何。

————————————————————————————

当松野空松从病房里搬出来,住进椴松租的公寓里已经快两个月了。

初夏的闷热还不是那么的令人厌烦,太阳的光辉从层层的绿叶间透过,照射进窗户里,在地板上出现了明亮金灿的斑斑点点。

看起来既安静又活跃,不断撩拨着空松的心。空松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他已经无所事事太久了,这种空虚带来毫无存在意义的那种乏味,让他产生想撞墙而死的冲突。

不仅仅如此,空松总觉得自己的手心里应该牢牢抓住什么。可是那个东西却流逝而走,消失不见。这种情绪应该叫作烦闷。

这种烦闷的痛苦让空松抓耳挠腮也无解。是什么,究竟是什么。让他如此迫切的想知道,如此渴望想得到。

空松感到自己的手又在不住地颤抖着。

“椴松,我失去的记忆到底还有什么。”

背后不远处正在踮脚走过的椴松听到这声立马泄气。

“被你发现了,空松哥哥。”

“嗯。”

椴松走上前,拿出塞到柜子里的榻榻米。然后坐在空松身边,双手抱着自己微微屈起的双腿。

夏季的风凉爽却也带着些热气,从打开的窗子吹进来。白色透明的窗帘随着风轻轻摆动着,像是谁的步伐悄悄踏了进来。

“我很想念他,空松哥哥。”

“谁?”空松不解地看着椴松,当看着椴松那面庞流露出痛苦时,空松的心不知为什么也在颤抖着。痛苦的颤抖着。

“那场烟花之后,一切都变了,空松哥哥。”椴松自顾自地说着“你应该走出来,从过去。他以前说过‘一切都会过去’。虽然这句话对他很残忍,可是对我们来说是解脱。”

椴松转头,与空松对视良久。

窗外的蝉鸣不断。

空松的脑子仿佛要爆炸,无法链接起来的记忆断片让他近乎疯狂。那蝉声断断续续,就如同他自己的记忆一般。

无法触及、无法忘怀的往事究竟是什么?空松抬手擦了擦自己额角沁出的汗水。

总不会——总不会像是什么影视剧小说戏剧那样的狗血吧?空松觉得,失忆是病症,浪漫的病症。但是不代表空松自己想彻底经历那种悲剧的浪漫。

他只会选择自我沉浸在那种美好的幻想里。但是回到现实里,如果真的经历了,空松觉得自己一定会近乎奔溃。

事实是,空松很了解自己。

在回到自己原先的住宅处里,随手从书柜上的一本《茨威格文选》里找到了一张照片。

边角有些泛黄的黑白照片。

照片上的是一个看起来正在读中学的男生,头发是那个时代独有的特色。眼睛明亮而温柔,直直地注视着镜头,眉目含着明朗的笑意。那个男生的右手抬起放在鼻底下,看起来心情愉悦。

身穿着红色的卫衣。

奇怪。

明明是黑白照片,为什么会觉得是红色的。

空松笑了笑,摇了摇脑袋。感觉到自己这个奇怪的想法,而忍不住笑话自己。

空松的拇指温柔的抚摸着这个男生的头,想象着指间的顺滑和柔软。

味道也一定很好闻。

忽然间,空松仿佛意识到什么。是和自己相同的脸。和自己在那个岁月里,一模一样的脸。但是绝不是自己。

空松知道自己从不会有那样的笑容,也不会摆出那样的动作。

照片的冰冷从指间传来,一点点扩散开来。

这个人,是谁……

仿佛抓住了什么的思绪开始立马活跃起来。

找到他!

一定!一定!一定是和这个人有关系!

直觉上的强烈感受让空松感受到了心脏的冲击,大脑里仿佛突然一闪,随后一片空白。

“彭——”

空松的身子直直地倒下了,地板发出沉闷的响声。空松昏厥前,脑海里闪过的是——

“这沸腾的心情究竟是什么呢……”

未完。

评论
热度(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