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同好扩列加qq:799341463
我就是个瞎乱写文的(。)纯粹为爱发个小电火fa,不太认真也没有什么责任感……_(:з」∠)_
lof经常发些自言自语絮絮叨叨的奇怪话x

【阿松】《座敷童子》 kros

注意:
OOC

座敷童子就是小松。

不是正统传说的童子设定(。)
除了能给人带来幸福的设定

很多私设。

正文——

“我是座敷童子哟~”

空松躺在病床上眼神呆愣地看着浅褐色的天花板,上面的纹路只是很普通的条纹样式。

枯燥乏味的病房。

整个病房除了有一扇木色的门以为,再无出口。本该有窗户的地方,却是一面完整厚实的白色前壁。所以也没有窗帘这种富有些生活情趣的物品。

只是现在不同了。

空松第一次看见这个病房里出现了曾经未曾出现的——

座敷童子。

一个约莫六岁的黑色短发小男孩,穿着红色的和服站立在空松的病床前。

空松想了想,难道自己是在做梦吗。

可是自己的梦境倒从未出现过这么可爱的孩子过。

“座敷童子……”空松皱眉想了想,总觉得这名字十分耳熟,可是他的记忆衰退的很严重,一时间竟想不起家家户户皆知的座敷童子。

座敷童子也不生气,好心地等着空松想起,安静的黑色眼睛看向空松。

“啊、是传说里的福神。”空松笑了笑。“居然真的会有座敷童子。”

座敷童子点点头“我是感受人们的祈求而来。”

空松摇头“你大概是找错人了,我从未祈求过神明。不过毕竟这里是医院,向你祈求的人应该是在医院里。”

座敷童子看着空松,没有说话。

“唔……好吧。我叫空松。”空松是个二十岁的成年男子,但此刻却觉得自己有些幼稚。

从那以后,座敷童子便长久地待在这里,陪空松聊天或者带些有趣的东西给空松。

两个星期过去了,医生来到病房时,小松正和座敷童子说笑。

随同的护士面部表情僵硬,偏头用眼神和医生交流。医生摇摇头示意护士不要声张。

“松野先生。”医生踏步进入,脚步声在寂静的病房里显得有些突兀。

空松点点头,眼神飘向身旁的座敷童子。

看来医生看不见座敷童子。

“医生。”

“按疗程走,该换药了。以前的药吃完了吗?”

其实按计划,空松是该吃完药。但是空松常常忘记事情,所以有时候经常会剩下许多。

虽说这里是病房,但严格意义上来说只是空松的个人卧室一般。

这些也是空松家人要求的。

“让那个孩子不要过分依赖于医院啊……”

虽然医生们都觉得无法理喻,但是空松本人也没什么异议,也就随着病人家属意思去了。

“刚刚?”医生开口“刚刚你在做什么?”

空松紧张不知道该如何跟医生说明,可是想到自己在医生面前几乎是毫无隐私,便支吾地开口。

“和座敷童子说话。”

“座敷童子?”医生想了想,传说中只有不幸之人才会遇到的妖怪?

可惜医生并不相信传说“心理暗示所以产生了幻觉吗?”

这样的话,要做一遍检查,检查后大概药还得另外多开。

一个月了,空松也明白医生大概是认为他已经疯了,产生了幻觉。

空松揉着座敷童子的头“怎么会有这么美好的幻觉呢?”

座敷童子朝他笑了笑“嗯,我是真的存在哟!”

座敷童子仿佛想到了什么“对了给你看看我的样子,我准备了好久呢。”

“?”空松不解地看着他。

然后在空松面前出现的是一个模样与他年纪相仿的美男子。

身穿着宽大的红色浴衣,黑色的头发看起来毛茸茸的,眉目含笑,举止之间散发着诱人香甜的气息。

空松觉得房间里突然变得闷热,有些口干舌燥。

而座敷童子微微一笑,将手探进了空松的裤档里。

从那以后,空松的病房里时常回荡着充满情x欲的呻吟声、喘息声。

空松脑子空白,只想着醉心沉沦下去。

可又清楚明白那是不可取的。

一个月后,座敷童子拉着空松的手“我带你去平安京吧!”

“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好不好。”

“好。”

平安京那天夜里热闹非凡,红色的灯笼到处挂着,小商小贩的店铺穿来吆喝声。

两人并肩走在街道上,座敷童子的笑容在明亮的灯火中犹如梦境一般让人迷恋。

座敷童子一直领着空松行走,空松突然被座敷童子停下来的步伐愣住。

“怎么了?”

座敷童子停在一个卖面具的铺子前,空松见他手指轻巧的拿起一个红色的妖怪面具——

大天狗。

“嘿嘿。”座敷童子将面具在自己面前比试了一会,空松被他搞怪的样子弄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太奇怪了吧,你可是座敷童子啊。”

座敷童子眨眼,将面具按到空松脸上“喏,还是比较适合你。”

“买了。”空松听见座敷童子这么说着。

于是空松头顶斜带大天狗的面具,随着座敷童子走到了一片荒林丛中,绿幽幽的萤火虫让空松想到了水族馆里的水母。

也是这样幽灵一般的存在。

河水声在夜里哗哗流淌,听着倒像是有谁在暗自哭泣着。

“我是在这里死掉的。”座敷童子语气平淡,伸手指了下那条河流“尸体应该沉在这片水底里。”

空松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我的身体应该很快乐吧,我经常做梦梦到温暖的水裹着我,四周都是水草轻轻摇摆,鱼精们围绕在我的附近。应该……很快乐吧。”

空松握紧了牵住座敷童子的手,座敷童子接着说下去“我们接吻吧。”

空松便抱着座敷童子,另一只手则按着座敷童子的脑袋,不断加深这个不带情欲的吻。

“你想要幸福吗,空松。”

“其实我……我之所以能给人们带来幸福,是因为那些不幸的人们向我祈求。我自己倒是更觉得是不幸的妖怪。”

“你想要的幸福。”座敷童子盯着空松“也许你的内心在反驳我说的话,但是可能是你没有意识到,你内心深处渴求的幸福欲望究竟有多大。”

“我能满足你,满足你的这个愿望。”

空松不回答,只是和座敷童子目光接触。

座敷童子开始哭泣“我也希望你能够辛福。”

空松怀抱着的座敷童子,是个美少年,悲痛而瘦弱的美少年。

空松叹气,低语道“你是个美丽的妖怪。”

“请让我幸福吧。”

座敷童子的下巴抵靠在空松的胸膛处,他张开嘴,开始咬噬着空松的身体。

END

我觉得这个剧情特别适合你们开脑洞ᕤ( ˶˙º̬˙˶ )୨
以及不介意的话,可以结合前面的《信》一起看wwww

评论(11)
热度(2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