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同好扩列加qq:799341463
我就是个瞎乱写文的(。)纯粹为爱发个小电火fa,不太认真也没有什么责任感……_(:з」∠)_
lof经常发些自言自语絮絮叨叨的奇怪话x

【阿松】《信》 kros 没什么意义的文

空松写给小松的一封信。

OOC

(其实我觉得kr是我在六子里面最容易了解的一个,因为都是第四型人格吗x……???虽然这样还是ooc……
我最难了解的是小松和十四松……)

(情感上写着可顺手了,就是要动脑想该怎么安排,老是卡着)

我的哥哥松野小松:

近日过得怎么样呢?

收到这份信的你一定会大吃一惊吧。

这么想着的我,突然开始想象你收到信看见寄件人名字时的表情。

这样想着,我就抑制不住嘴角的上扬。

哈哈我在说些什么呢,你怎么会收到我的信呢。
我给你写的信已经整整超过了五百多封,一天一封,可是却每时每秒都停止不住自己的思绪。

它们都被我整整齐齐的放在一个纸箱子里,想着等到哪一天外头阳光明媚,而我正好出门。

咳,说远了。

小松的生活现在会是什么样的呢?

依旧还是闲家时看看漫画调侃弟弟们,出门小钢珠赌赛马?

夜深时有钱就去吃店铺里的炒面和啤酒,没钱的时候就赊账去找豆丁太吃关东煮?

怎么想似乎都与我无关了。

有时候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觉得那些回忆在慢慢随着时间流逝而去,有时候犹如潮水涨起突然汹涌。

小松,你此时会不会在想着我呢?

我在想,我在想我们曾经作为兄弟共同生活的日子。哪怕是与其他弟弟们一起,我仍然觉得那是你我两人的单独相册。大概,因为我的眼睛从来都只是停留在你身上吧。

你在木桥上恶作剧地拍着我的肩,你在陪我钓鱼时的开导,你在房间里看穿我和一松的把戏,你被我拉到门外打了一顿的那天,你曾笑着和我斗嘴,你在我的耳语提醒下的脸红,你和我一起踏进小饭店的门,你……

太多太多,却觉得不够。

作为六胞胎的长兄,似乎我们更多时候不是作为兄弟,而是作为责任的本身而存在。

四月了,春天到来,樱花开着。

昨天夜里下着大雨,大雨冲刷着这片小世界的声音吵杂而安静。

今日起床发现,外头的樱花模样凄惨,枝头凌乱,粉嫩的花瓣也稀稀落落。

四月初的春天居然是这样的光景啊,内心不免有着遗憾。

豆丁太已经很久没有看访我了,他最初的时候塞了一把钱给我说等到以后回家会用到。

回家啊。

因为他的话我稍微振作起来,将钱收在了一个半透明的塑料袋子中。袋子上面上面印着红色的字,虽然那些字要表达的含义实在是枯燥无聊,我却还是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颓丧寂寞地它放在一旁。老实说,一个星期不到的时间,我就已经做到能够把它完整默写下来。

他和我说“你的兄弟们不会来看你了。”

起初我还不相信自己被抛弃了。

后来我也渐渐发现了,事实确实如此,我……我在松野家或许消失了也无人发觉吧。

我的身子日渐衰弱,越发想念家中妈妈切的梨子。梨,味酸,止咳消痰,润肠通便。

想来,还真是我目前最需要的水果了。

说到身体,小松的身体还健康吗?

若是被看到我现在这幅模样大概会大吃一惊吧。

曾经健体一身怪力的空松居然沦落成现在这幅模样。

我刚刚停笔,闭目思考了一会儿。

才明白过来,为什么我一直都不愿意给你寄出这些信。

除了没有这个条件以外,还有我本身就在抗拒着寄信这件事。

与其是写信,但过于坦诚的暴露总让我内心惴惴不安。

会被讨厌?

会被理解吗?

这些都还好,嗯——果然最害怕的还是——被无视。

小松啊,求求你,多看我几眼吧。

再多多关注我一些吧。

好想你,好想你,好见想你啊,哥哥。

我好想回家啊。

啊……我好困啊,已经快要提不起笔了。

我好像听见了玻璃药瓶破碎的混乱声音,还有注射剂进入身体后我的脑子里充满了液体混搅的声音。

小松,你什么时候才来接我啊。

距离上次写最后一个字的时间有些久了呢,今天也就这样结束了吧。

                                                    
                                                         一切安好
                                                         勿念

                                                        ——松野空松

评论(3)
热度(1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