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同好扩列加qq:799341463
我就是个瞎乱写文的(。)纯粹为爱发个小电火fa,不太认真也没有什么责任感……_(:з」∠)_
lof经常发些自言自语絮絮叨叨的奇怪话x

【阿松】松野小松的幸福 alloso ooc

(认真写了这篇文,给最喜欢的alloso)

注意避雷——
os已经非第一次(和女性)
其实,不知道在写什么
三观不正系列……(´;ω;`)

         “人生即是乐趣啊,空松。”

         如果连对生活着的快乐都丧失的话——
             
             那么,幸福也就更遥远了吧。

      冬雪渐融,可是呼吸进来的空气却还是那么冷,冷到整个身子中也难以温暖般。

      “来杯啤酒。”

      酒啊,能暖暖身子真好啊。

      “别再开玩笑了啦!你从夏天开始就没有付过钱了,松野先生!”

       “诶?是这样吗?!啊啊啊等等!你这个态度和说话语气……难不成!……是哥哥我被嫌弃了?”

        “当然会被嫌弃啊!该找份正经工作了吧,整天出来乱喝一通可不是办法呢。啊……对了!炒面和啤酒当夜宵可得小心中年早脱!”

       仿佛是恶毒的咒语噼噼啪啪一大串地从服务员小姐的嘴里冒出。

       啊,现在的小姑娘可真是不懂含蓄。

        松野小松摇摇头“我让我弟弟过来付钱,别再诅咒哥哥我早脱啦,美丽的服务员小姐!”

        反正五个弟弟里面,总有一个会在意他吧?总得顾着长男死活啊!

       “讨厌!我可不想被你这种人……夸奖……丝毫没有成就感呢……”

        “唔呼——其实啊,虽然脸一般般但也是可爱的水准了,反而身材好的不得了呢。”

        “好下流……请别再羞辱我了。”

         夸赞的话被当成羞辱,小松耸肩,那惹女性生气可也不能责怪他啊,是对方没有理解到自己啊。

         “那么,我的弟弟会松来付钱的,先走了。”小松立马从酒铺子里钻出来,跑向远处的小巷子口里躲藏起来。

         服务员小姐追出来,四处张望了好一会儿。过了不久,只听见服务员小姐远处穿来的哀嚎声“又让他跑了!”

        啧。

        松野小松下意识拿手指蹭了蹭鼻底,要是会有这样的追求者,他一定半辈子都不谈恋爱。

        “小松。”

        在小松刚刚打算离开巷子口的时候,被一道蓝色的身影挡住了去路。

        小松眯眼,有些不耐烦“什么啊,原来是空松。既然来了,就快帮哥哥我付下酒钱吧。”

        “……”空松并没有搭理小松的话,甚至毫无任何的表情。

         空松沉着脸,双手紧握着拳头,仿佛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做了吗?”

         “什么?”

         “和那些……卖的女人做了吗?”

          “嘶——不会吧,难不成椴松叫你去付的钱……”头疼头疼。

           “那么就是做了是吗,小松哥哥?”

          一句小松哥哥突然让小松回归到原位“啊啊啊……这么直白问地话会让人害羞的啦空松!做了做了!从三个月开始到现在已经有……唔,五个吧?”

         “……”

         “是吗?”身后传来阴冷残酷的声音,给人感觉声音的主人会是个变ø态连环杀人犯之类的。

         不过小松和空松倒是清楚,只不过是家里的四男。

         小松还没转身,就被身后的人禁锢住。手臂反转,手腕被捆绑在铁扣中。下半身的双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绳子缠绕住,难以挣脱。

       空松的胸O膛几乎是紧压着小松的rOOO头,空松挑起小松的下巴 “以身抵债吧,小松。”

    小松别过头“随便你吧。”

    小松的动作并没有惹怒空松,反而是一松感到气愤。

“你欠了很多的钱。包括你的弟弟们。”

“啊啊啊是的……”小松抬头看着天空,心里想着这次灾难什么时候会过去。

“小松……你活着,难道……没有什么想追求的吗?你活着的意义是否……只有活着就好。”

小松扯开笑容“追求吗?有的吃有的睡有的玩,这难道不是人生最大的追求吗?”

松野小松,追求的,是,幸福。

可是,幸福是什么呢?

飘渺虚幻,捉摸不透。

对于豆豆子来说幸福是什么呢?对于嫌味来说辛福是什么呢?对于豆丁太来说幸福是什么呢?对于旗坊来说幸福是什么呢?

对于弟弟们来说,幸福是什么呢?

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活着又是为了什么?

自己……

有存在的意义吗?

幸福吗?

对于松野小松这个奇迹般的笨蛋来说,实在是难以捉摸。

似乎是梦里见过的场境才是给过他真切的幸福。

可是梦里也可怕,给过他无尽的畏惧和恐慌。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椴松最先察觉哥哥的不对劲,于是找了轻松讨论这个事情。

“我想,轻松哥哥该去学会如何表达对小松的爱。”

“好难……”

“不止是这样……”一松插话“他需要感受到我们是爱着他。”

十四松愣了愣“一松哥哥……”

而只有空松一个人呆着,背对着弟弟们。

一松沉默了一会,看着轻松“那家伙,是被赋予了长兄的地位。同等的地位……该如何去付出更多的爱。”

最先和小松开始的是一松,让所有人意外。

居然不是轻松吗?

椴松可疑地看了眼轻松,而后看了看十四松。

“十四松,你什么时候出击?”

“我啊,等轻松哥哥吧。”

“唔,那我也等轻松哥哥好了。”

“诶椴松!一起吗!”十四松表示惊呆了。

“我倒是没什么问题,十四松哥哥的话……”
         
     “不要不要……唔啊……痛……”房间里的声音不断传出来,喘息声叫喊声肉OOO体OOO摩OOO擦声液体飞溅声。

     空松负手靠在门外的墙上,低着头,一片黑暗之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接着,是轻松——

     “等等!我我……我已经和……”小松根本无法反抗轻松,他手上的手链是空松亲自扣上去的。

     空松依旧选择站在门外,静静地听着房间里面的动静。

     只是自己的呼吸声在黑暗之中,开始暴露了令人羞恐的浑浊,一点点侵蚀了心脏。

     寂静的黑暗里,如同巨大的空洞不顾一切地吞噬危险的感情。

     随后,十四松和椴松也上去了。

     没有想过会是两个人一起配合。

     防止发生意外,空松这次则是坐在房间的白色靠背凳子上。

     除了声音带来的幻想还有赤裸裸的画面冲击。
  
    一切都糟糕透顶。
 
    松野家的长男被末弟们在O床O上摆弄出各种的姿OOO势,被快OOO感冲击的大脑甚至无法控制自己身O体O的任O何O部O位。

    液O体滩了满床。

湿漉漉地一片,混杂的液O体究竟有哪些,就算是空松,也无法说明白。

小松的目光从未与空松对视。

小松的声音从未呼喊过空松。

为什么为什么呢——

只要他……

向自己求救的话——

空松握紧拳头,他清楚,他不会去救小松的。他没有任何的身份和地位,他没有权利去阻止自己的弟弟们去爱小松。

可是,小松幸福吗?

小松的幸福是什么呢?

空松不了解自己唯一的哥哥。

    一片汪洋深邃的大海往往在碰到滚烫炽热的火山爆发时就已经开始呼啸着翻滚着。(我瞎写的)

    空松拉起小松的手,“我们走吧,小松。”

日本的大海白色的浪花像是纯粹的恋爱,可是,容易破碎。

恋人焦躁的心情如同这片大海在哭哀着。

伤痕累累的海滩上,空松和小松坐着,彼此开始接O吻。

空松注目着小松,小松闭上眼也依然看着。呼吸着他的呼吸,汲取着他身O上的热气。两个人彼此的界限越来越分辨不清楚。

小松的嘴唇哆嗦着,他哭。

空松的身O体O覆O压着小松的身O体,继而,缓缓地陷入温暖的海滩淤泥中。

一点点一点点,慢慢地,深入进去,缠绵着,激烈着。

汹涌,卷走,淹没。

悲痛的幸福,

寄居在渴求的身躯中。

——

两个人在那儿一动不动地待着,彼此等待着命运,等待最深的欲O望,等待最后的时间。

…………真的超级怕被禁,哭唧唧,禁多了
    

评论
热度(4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