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同好扩列加qq:799341463
我就是个瞎乱写文的(。)纯粹为爱发个小电火fa,不太认真也没有什么责任感……_(:з」∠)_
lof经常发些自言自语絮絮叨叨的奇怪话x

【阿松】karaoso 现在将来正进行

看到长兄日,赶紧翻了以前的半成品……(好没诚意)

明天期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瞎取的名……

大概就是 现在(官方亲情)长兄和将来(设定是恋人)长兄

空松觉得自己大概是走错家门了。

刚进屋子的他,正如往常一般走向房间内。

沙发上正坐着一个穿着红色衬衫的男子,另一名背对着他的蓝色衬衫男子左手托起红衬衫男的下巴。

“呃……”空松愣了一会,“小松?”

空松一瞬间有些怀疑人生,自己的哥哥在家中和同性的行为暧昧亲密得宛如恋人。

可空松清楚得不能再清楚,自己的哥哥是个十足的控女。

沙发上的‘小松’冲他挥挥手“嘿,小空松。”

空松皱眉,太奇怪了,这个‘小松’的气质比他熟悉的小松更成熟稳重,甚至有些隐隐约约地散发出诱人的味道。

那种无意识勾引的眼神和举动,让空松踌躇不安。

蓝色衬衫的男子转过头看着他。

那是——

他自己的脸,甚至一样粗黑的眉毛。

绝对不是哪一个弟弟。

空松十分肯定。

“这是……怎么回事?”

时间一点点推移,晚霞红了整个天空,像是醉酒的样子。

“诶——”小松眨眨眼。

“这样的话,那我先去吃饭了。”小松说着。

空松一把拉住小松“哥哥你就不觉得奇怪吗?你这什么反应啊啊啊啊……”

而对面的‘小松’则对着‘空松’微微一笑。

‘空松’伸手揉揉他的头“乖。”

小松无所谓地用手蹭了蹭鼻底“嘛——不过就是恋人啊。”

“可我们是兄弟哦!”另一边的‘小松’提醒他,暧昧地笑容让人摸不清头脑。

“我知道啊”小松说着“那从现在开始,我会努力不让这恋情发生的。”

“诶诶?”空松惊讶地转头看向小松,什么时候开始,小松头脑反应这么快了!

“那么——”

‘小松’眉眼含笑,伸手拉过空松,空松没站稳险些跌进他怀里。

“啾——”‘小松’毫无犹豫地把握住最好的时机,吻住空松。

柔软的唇直直地印了上来,温柔炽热的鼻息扑倒空松脸上。

空松脸色瞬间炸红,那股诱人的气息强硬地包围着他,空松觉得他的大脑仿佛就此停顿。

还没等小松作出反应,‘空松’已经面露凶色地把‘小松’拉回他的身边。

小松看着他们,双手插在口袋里“玩够了吧?”对面的‘小松’摆露出一副恶意的笑容。

“不经过空松同意,还惹到我的第一个弟弟,就算是以后的我也不行噢?”

对方的那个‘空松’和这边的空松都是一愣,而空松看向小松的眼神满是不解。

‘小松’开口“嘿嘿,原来我的爱的宣言这么早就有了啊真不亏是哥哥我呢。空松,你又输了噢。”

而对面的‘空松’则是满脸通红“……别再说了!”

小松好奇地观望了一会儿,心里在琢磨着椴松看到这个场景会怎么想。

估计是双手交叉摸着自己的手臂“啊这是什么,好恶心……”

所以,他的那些弟弟们怎么忍受得了啊……

“喂,空松。”小松示意空松靠自己近一点,空松不解,凑到小松身边。

“要不……试试吧?嘛——虽然说哥哥我对你不包有任何性上的好感,但是多少有些好奇。”

“什么……这有什么好好奇的……”空松觉得这个问题有些让人头大。

再被自己未来哥哥强吻后,又被自己的哥哥说可以试试?

这还没到四月一吧!

“好奇……他们啊!”小松用手指了指他们。

对方显然明白小松的意思,‘空松’倒是觉得小松一如既往地爱闹些怪事。

“其实——”‘小松’开口“当初我们在一起……是……很玄幻的。嘛——如果能出台本的话,估计编剧都要杀人了。”

“噗。”

没想到,倒是意外戳中空松的笑点。

小松瞥了一眼未来的自己。

真是有够了解空松,不对……是更了解吧。

毕竟恋人关系摆在那里。

这么一想,小松突然有些茫然。

如果能成为恋人,是不是能更加了解弟弟呢?

那么——是不是不会更寂寞,而是能拥有辛福?

虽然这念想很自私,不过对于小松来说,他确实还没有对空松产生过任何地强烈地想要在一起的念头。

如果说是六胞胎这个集体倒是有可能。

果然……不是爱情。

小松脑回路终于转回到点上,注意力也回归到现在。

‘空松’从小松走神那刻起就在关注小松,走神发呆的样子还真是以前那样的可爱啊。

而与此同时,空松也注意到‘空松’在关注着小松。

眼神温柔地一塌糊涂,甚至能从里面读出一点……痴汉?

嗯……

空松想到这里就觉得有些烦躁,就算是有对象的话,为什么非得是小松哥哥?

为什么非得是自己唯一的哥哥?

空松无法想明白。

‘空松’看一眼他,嘴旁浮起一丝笑意。

而口型是——

“最重要的人。”

如一磅炸弹。

对于空松,哥哥和弟弟们是一样的地位,同等的重要。出于温柔,他从不将他们彼此对比着,而是一视同仁。

同样地,哥哥是哥哥,弟弟们是弟弟们,地位是不可以改变的。

也就是说,他认为兄弟们之间应该身处自己的位置上,承担自己应当承认着的,不可以不认可规矩。

无法逾越的关系。

空松思索着,为什么非得去破坏呢?

(其实都是瞎乱写,ooc非常严重了!)

评论(2)
热度(1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