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同好扩列加qq:799341463
我就是个瞎乱写文的(。)纯粹为爱发个小电火fa,不太认真也没有什么责任感……_(:з」∠)_
lof经常发些自言自语絮絮叨叨的奇怪话x

【阿松】kros 弃 真的是瞎写

寒冷的冬天夜晚里,清冷冰凉的雪花大片大片飘落,冷漠得就像某个著名作家写的童话故事。

松野小松红色的棉衣上粘着少许雪花片,在幽黄的街灯下,他右手拿着一罐开了的啤酒,脚上踩着一支还隐约有燃着火花点点的香烟。

白色的烟雾缕缕,混杂在小松呼出的白汽中消散。

啤酒的味道搅得周围气息乱七八糟的,小松头脑涨涨,有点想呕吐。

年二十七的松野小松,彻底地被他的弟弟抛弃。

说是弟弟,倒不如说是五个弟弟之一。

份量虽然大,可是小松得承认——

空松是特殊的那一个。

尽管空松和他们有着同样的脸,有着本质意义上的人渣。

可就算是如此,小松还是得承认着——

他最爱的人,空松。

维持着最后的长男尊严,小松摇摇晃晃的起身,啤酒罐的冰凉传到手心里。

但都不是因为喝醉,小松已经很难把自己灌到醉,更何况还只是一罐普普通通的啤酒。

冻僵成块的脑子仿佛要炸裂开来,所谓爱,所谓爱,大概就是要把他的心也一起炸裂。

就算躯体变得血肉模糊,灵魂被榨取得干瘪,可是鲜活的感情还在心脏里乱乱地跳动着,哪怕那颗心已经发出了恶臭味。

想到这里,小松耸肩。

他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可是哪又怎么样,他无所谓,他不在乎。

就像是弟弟们问他,继续当neet以后可怎么办。

他的回答是,能怎么办,有的吃有的住就好了。

所以空松将他抛弃或者他失去空松,这都无所谓。

那命中注定的,将他们牢牢紧系在一起的血缘关系,是他们无法斩断的暧昧。

不,不是暧昧,是禁锢。

对小松和空松来说,是沉重逼人的压迫,但也是一种诡异的辛福。

仿佛有意在刀尖上跳舞,他们都心甘情愿地消匿理智,香香蜜蜜地沉沦下去。

秘密的深度压藏,像汽水泡一般堆积起来,在不断地剧猛晃中上升。

冒险是刺激的,所以需要勇敢的气魄。

是自己跳到恶龙的背上,拿起自己随身佩戴的宝剑刺死自己也刺死恶龙。

虽然这样说很矛盾,但松野小松就是这样的一个笨蛋。

空松也是。

评论(4)
热度(1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