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同好扩列加qq:799341463
我就是个瞎乱写文的(。)纯粹为爱发个小电火fa,不太认真也没有什么责任感……_(:з」∠)_
lof经常发些自言自语絮絮叨叨的奇怪话x

【阿松/长兄】karaoso 《单箭头》成年生活+校园回忆

写文的时候坐在窗台,看着外面突然想看下雪。
哈哈哈哈哈哈果然天气冷了,就想写冬季校园纯爱xxx

(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写什么……

松野小松早就已经记不起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受了。

不,

或许他根本就没有喜欢过任何一个人。

那种包含爱意的仰慕与敬佩的感情,他无法体会。就像是冷冬里,戴着暖烘烘的围巾,手里是对方亲自泡的奶茶。

又香又甜,可松野小松从不觉得有多喜悦或者是幸福。

那种狼狈不堪的心情,只让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卑微可怜。

他不喜欢那样,他就喜欢当他自己,不喜欢被束缚不喜欢低姿态。

更讨厌一味地傻傻付出,回报却只是给自己留下的无尽羞辱。

可是松野小松讨厌不起来,也喜欢不起来。他的全部喜欢都扔在了那个人身上,再也没有任何力气去喜欢上别人。

真是比赌博还要可怕。

他现在已经是全盘皆输了吧?

松野小松想。

他坐在窗边上,天空的远处与马路上的路灯颜色相呼应,阳光的橙黄色。而在他头顶上一弧弯月挂在偏向夜晚色彩的蓝天中。

晚风吹进来,他闭眼享受。

空松走了进来,本想叫小松给他找一找墨镜和皮夹外套。

看到窗户边的小松,黑色的头发被吹起几缕,抚过松野小松此时不同于以往的安安静静的脸旁。

闭上眼睛的小松正享受着清风,而空松像是被什么击中。

扑通扑通地心跳着停不下来。

空松放轻脚步,靠近小松身边“小松,别着凉了。”

小松睁开眼睛,黑色的双眼正好对上空松的视线。

“噗空松啊!”小松笑了起来,黑色的眼睛仿佛在发着光芒,上扬的嘴角总是那么无忧无虑的样子。

“怎么了,空松?”

“不……没什么……”

小松疑惑地看着离去的空松。

松野空松,男,25岁。

国中时期就一直有着暗恋对象。

嗯,喜欢到了现在。

某种意义上的初恋,空松这么认为着。

那还是国中时期,他们都穿着青涩的立领校服,是标准到不能再标准,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dk。

那个和他有着一摸一样的脸的哥哥,唯一的哥哥。

因为是六胞胎的缘故,长男的视线总是匆匆略过他,而投在其他的弟弟们的身上。

哪怕所有人都说松野家的长男和次男彼此认同度很高。

空松也知道,小松从来就不会对他产生兄弟、亲人以为的情感。

心灵极度的渴求与空虚一点点侵蚀着空松,就好像冬日的雪花落在毛线帽檐上,一点点堆积起来,厚厚的,冷冷的。

“小松?”青春时期的空松拿不到主意的时候总是会过来找小松。

小松慵懒地瘫在桌子上,两眼注视了他一会,有气无力“嗯?”

那种毫无顾忌毫无戒备的状态,就像是小松给予他的信任一样。两个人毫无芥蒂,毫无保留。

不,空松摇摇头。

他的秘密可从来没有说过。

“我最近看到一张名片,是锻炼肌肉的。有点想去呢,可是很贵啊。一时间拿不到主意呢……”

小松听完,两双眼睛眯起,成了两条亮亮的黑弧线,青少年看起来红嫩的嘴唇一起一合。

而少年身后的窗户突然飘起了白色的雪花,纷纷扬扬。白色的窗帘聚起了天空的光线,更加白亮,投射到趴在桌子的少年背后。

这有些圣洁的景象让空松有些移不开视线。

说到底,还是空松自己太纯情。

“那——”小松微笑“那别去了吧?”

“诶,为什么?”

“空松这样就很好啊,大家都很喜欢这样的你。嘛,健身的话如果真的很想去……其实,只要不吃不喝就好啦。”

小松承认前半句是真心话,后半句只是他实在无聊忍不住逗逗自己的弟弟。

果不其然地,空松被小松拐骗到另一个注意点上。

“真的吗?!”

“嗯!”小松点头。

看着自己的弟弟一脸兴奋地跑出去,小松觉得有些好笑。

为什么空松总是被他骗到啊,还特别相信他。

小松身后一直躲藏起来的少年,站起身子。挺拔的身躯在黑色校服下显得更加帅气。

“看来你的弟弟还真是喜欢你啊。”

“哈哈哈哈哈哈是吗?”小松也不趴桌了,他改成了靠在椅背坐着,脸则是转过去面对那位少年。

“他确实很信任我,也可以说,依赖我吧!”

少年见他这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伸手揉揉他的脑袋“可别得意这么早,世界上没有永远不会失去的东西。趁早,珍惜。”

松野一家人围坐在饭桌上,一起看着小电视里的天气预报。

椴松“看来今年不会下雪了。”

轻松“真的呢。”

一松“圣诞节不下雪?”

椴松“是呢,今年也真是够奇怪啊。”

空松看了眼小松,对方正专心地低头扒饭。

空松收回视线,问“如果还能遇上国中时期的那场大雪的话……”

那场大雪是五年难遇一次,大到几乎让回忆都要变成了一片纯白的场景。

空松站在走廊上,神情温柔地看着不远处 。

对面楼的走廊上有一个里穿红色厚卫衣,外搭黑色棒球服外套的男生正抬头看着天空上飘洒下来的雪花。

空松估摸对方那双黑亮亮的眼睛一定是充满了惊奇,有些偏瘦的脸上因冷而白里泛着潮红。

三人齐刷刷看着空松,时间突然凝滞。

轻松有些涩涩地开口“国中时期的哪场……大雪?”

空松不知道轻松为什么这么问“诶?”

椴松犹豫了一会也说道“空松哥哥,国中时期没有下过大雪啊……只有几场断断续续的小雪……”

十四松突然开口“啊!”

一松也赶紧拉着椴松往外走,轻松则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慌张“那个、我先走了,空松你慢慢吃吧。”

空松站起来,打算拉住他们。

谁知道十四松也跟着轻松很快地离开“等等我啊,轻松哥哥——”

空松有些尴尬地收回伸出去的手,坐下来。

饭桌上只剩下了小松和空松。

小松并不在乎的样子,安详地吃着自己的饭菜。

空松不明白,心里和脑子都是空荡荡的。

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有种不安的心情?

正在吃饭的松野小松突然开口“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空松?”

“什么?”空松惊愕地看着他。

小松扯开一个微笑,没有看空松,继续吃着饭。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那冰冷的微笑仿佛与什么重叠起来,变成了巨大的漩涡正吞噬着空松。

可即便如此,空松也无法理解。

“再提大雪,后果可就是不是这么简单的了。”小松突然痞痞地笑着。

看上去很是没心没肺。

小松早就演过好多次这样云淡风轻的样子,没想到,还真的有一天会用到。

连话剧部都王子空松都没有察觉,小松心里暗暗发笑。

终于,过了几个星期,松野家的三男忍不住了。

他偷偷把空松叫出家门。

“空松。”

“轻松?你……是要和我说前不久的事情吧。”

“是这样没错……可是……”轻松突然有些后悔,他还不想招惹到小松,可……又不想看见他们两个这么痛苦。

虽然空松看起来倒还没什么。

可小松就不一样,再怎么说那段时间也是轻松陪着小松渡过的。

他有多痛苦轻松都看在眼里,无能为力地滋味让轻松感到沉重。

他不想再体会一次,也不想看到自己的兄弟们这样互相欺骗下去。

“空松,你喜欢小松吗?”

轻松的直白让空松感觉自己仿佛是个全身赤裸的孩童,空松咽了咽口水“我……”

“喜欢的吧?”轻松穿着绿色的运动服,拉链拉到领子处让它立起来,这样的轻松看起来无懈可击。

“是……”空松低垂着脑袋“轻松什么时候发现的?”

“大概——”轻松无奈地笑着“大概是你失忆后的三个月吧。”

空松并不蠢,他抓到了关键词。

“什么?失忆?”

“你以前拒绝过小松的告白。”轻松说完舒了一口气,才发现说出来比心里想的要轻松多了。

轻松见对方失神的样子,赶紧补了一句“那时候你还不喜欢小松呢。”

空松沉默了一会“他……后来……还好吗?”

轻松摇头。

“是我的错。”

“你以前也这么说。”

“那我为什么失忆?”

“你承受不了是因为自己而伤害了小松的事实。”
轻松在想,等下空松控制不住自己的话,他是不是该上去打一拳让他冷静,虽然赢的可能性不大。

“嗯……这倒是挺懦夫的……”

轻松倒吸了一口气,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袒露出来。

“空松,都过去了。”

【设定是小松以前喜欢空松,空松不喜欢小松。小松告白后,空松拒绝了小松(因为是兄弟啊,不想伤害到小松巴拉巴拉的。)然后小松就很痛苦,甚至得了抑,郁,症,轻松那段时间抽出了很多时间陪着小松,让他放松心情。

出于对兄长的喜爱,看到小松的痛苦是因为自己,而觉得内疚。在长期的自责情绪影响下,空松把自己的那份记忆抹去了还改变了其他的记忆……

后来空松慢慢的喜欢上了小松,但是小松已经开始慢慢走出来了……】

本来设定是小松喜欢的男生A因为在雪天的时候从小松家到回家的路上,发生交通事故而死亡。

而正好打算回家的空松在路上认出了那是小松喜欢的男孩子A,下意识地扑了上去打算救他。

可还是晚了一步。

小松喜欢A,A知道,五子也知道。

A也喜欢小松,但因为不是很深的喜欢,两人保持着朋友关系。

五子们和A互相认识。

空松暗恋小松,没有人知道。

然后就是医学bugxxx

空松的记忆和那个男生的记忆混合起来,发现这点的五子们都不打算对空松说件事情。

当然最难过的是小松……

空松脑海里只要是和雪天有关的记忆,都是属于A的。

而他记忆里的A实际上是他自己xx

【后来觉得越写bug越大,索性改设定了……】

评论(6)
热度(2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