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同好扩列加qq:799341463
我就是个瞎乱写文的(。)纯粹为爱发个小电火fa,不太认真也没有什么责任感……_(:з」∠)_
lof经常发些自言自语絮絮叨叨的奇怪话x

【阿松】karaoso 二期床位梗/流水账

以前床位/十四松 轻松 小松  椴松 空松  一松

现在,/轻松 空松  小松  一松  十四松  椴松

(噗其实突然在想年中组睡一起会怎么样xx)

【有点oso对choro有好感的基调上进行的karaoso,kara一直对oso抱有异样的感情,但还不算是喜欢。因为两个人相处都有点水到渠成的感觉错觉,让kara喜欢上oso】

“诶,我要关灯咯。”轻松站在灯开关附近,看着一个个躺在被窝里的兄弟们。

“唉,为什么要睡这么早啊。”小松有些抱怨“嘛说起来,这个时间不是看某些东西的最好时间吗!”

轻松:“不不不,其实不早了——我们可是深夜番。”

椴松插话“小松哥哥……你难道希望大家一起看那些东西吗……啊,真受不了。”

“要一起看的话,哥哥我没有意见噢……”小松一脸无所谓“兄弟之间就应该坦诚相待嘛!”

“不,再怎么坦诚相待也不会选择这么恶心的方式。”轻松吐槽道,随后喊道“我要关灯了!睡觉吧!”

“啪嗒——”随着这一声,屋内便压黑了许多,只有窗边的明月撒进少许白亮。

不过,对于松野六胞胎来说,想进入梦乡还早得很。

十四松:“早睡早起!哈斯路哈斯路,马斯路马斯路!”

椴松:“十四松哥哥还真是有活力啊,但是今天哥哥们让我睡觉吧,睡觉质量可是会影响肤质的。”

小松:“十四松和椴松还真是乖孩子啊……”

不过说这话的小松语气并没有赞许的意思。

一松开口:“睡觉……”

其实一松倒不是很困,但毕竟弟弟们要睡觉。

小松:“是吗……一松也要睡啊……话说!椴松你一个人睡那里真的没事吗!要不要过来睡在两位长兄身边啊!”

椴松:“不要。我现在不害怕黑了。”

小松:“诶——为什么?”

椴松:“我以前说的很清楚——啊,我啊。我是害怕一个人在黑暗里。”

“这样……”

轻松忍不住坐起来,“长男!不要带头闹了!睡觉!”

“噢。”

等到小松乖乖地闭嘴有一段时间,轻松才放心地躺下。

不过说起来,以前和小松睡觉也是这样……基本会被他烦的不行,嘛——虽然他是在睡眠状态。

“呐,空松啊……”小松压低声音戳了戳空松。

“怎么了?”

“诶,我们换换位置吧?”

“为什么?”空松问,借着月光,他看见小松的脸。

“嘿嘿,果然没有轻松睡旁边有点奇怪呢?”

对面的小松拿食指蹭了蹭鼻底,冲空松笑了笑。

怎么突然有种很不甘心的感觉……

“虽然bro你是这么想的,但是你睡轻松身边,我们大家可都睡的不好啊。”

“是吗?”

“是。”

“是吗?”

“当然!”

“是吗?”

空松无奈,用手在小松被子里摸索了一会,找到小松的手后轻轻牵住他。

“睡吧,小松。”

“呐,空松……”小松察觉到,却没有掰开空松的手,任由他牵着。

空松看着他,因为月光的缘故小松的脸看起来十分白嫩,不同于平日的嬉皮笑脸,此刻他乖巧可爱的像个小孩子。

尤其是那种讨人喜爱的,看起来十分依赖人的孩子。

这么想着的空松,只觉得自己是入魔了。

他居然觉得小松乖巧可爱?

不不不不可能——

连椴松都称不上乖巧。

“嗯?”空松只好这样回应小松。

小松往他那边挤了挤,“真好啊——”

空松一瞬间感受到小松的气息全部都冲着他涌来,温柔但是有些热乎乎的味道。

“我们两个很少一起睡的吧?”

“不……我觉得我和轻松才是很少一起睡。”

“噢,也是……”空松一般都是主动去陪着另外三个弟弟们。

一旁的轻松则听见自己的名字,本来是背着空松睡的他,转过身子。

“你们俩个搞什么啊……还不睡觉吗?小松你轻点,弟弟们还在你那边呢。睡在中间的话好歹拿出点长男的模样。”

突然一松开口“不……不用管我,我还不是很困。”

小松嗯了一声“他们两个睡了?”

“嗯……”

小松笑起来“我们的话你们都听见了吗?”

“当然啦……”

“是……”

“那可真是不得了啊。”小松话是这么说,语气却却平平淡淡。

空松突然捏了捏他的手,小松知道他是在示意自己该睡了。

“嘛就这样吧。”

轻松说“那晚安了。”

“晚安,轻松。”小松说到。

为什么只和轻松说晚安?太奇怪吧,和弟弟们都不说晚安。

空松觉得奇怪。

小松对他眨了眨眼,怎么了啦?

空松避开他的眼神,不,没什么……

小松坏笑起来,更加靠近空松。

“啾♡”小松对着空松的额头亲了亲“晚安吻。”

说完这句话的小松便松开和空松牵着的手,以他最舒服的睡姿躺着。

而空松不像小松那样平静,他觉得浑身都热了起来,脸一定炸红了吧……

寂静的夜晚里,空松在怀疑他的心跳声是不是太大了一点。

轻松坐起来,看了看小松。月光下的小松安安静静地睡着,用被窝盖到了脖子。

什么啊,原来小松也可以睡得这么可爱嘛……

反正有空松在,应该不用担心会不会着凉了。

但是仔细想想有点对不起空松啊,会遭殃的吧?那家伙一旦睡去的话……

早上——

温暖和煦的冬日阳光照射着这一大床被窝。

四个松们醒过来发现很不到了的事情。

小松已经躺在了空松的怀里,两个人身子紧紧相依,甚至有头往着空松胸膛处的趋势。

而空松则伸出一只手搂住了小松,下巴停放在小松的头顶上。

总觉得——

椴松找到手机后,拿起来拍了一张“这下又有照片进松野相册了。”

“总觉得有点恶心——”

“是呢,像同oo电影。”

“不要管他们了,去洗漱吧。”

三个弟弟们都下楼去了,轻松还留在上面。

总觉得——

有点愤怒?

大概,轻松想着,大概是因为小松每次都只让他遭殃吧。

这么想着的轻松很快也下楼了。

楼上的两个人醒后,彼此都有点尴尬。

两人的第一反应都是——

怎么回事???

空松拉起睡的迷迷糊糊的小松,“走吧,洗漱去。”

“嗯……”

站在洗漱间的两个人,因为没了平时的其他弟弟们镜子里头一次显得空荡荡。

小松有气无力地站着,在洗漱杯里寻找自己的牙刷。

空松开口“那个是椴松的。”

“啊?”小松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拿着的牙刷。

空松的手越过小松,拿出红色的一支递到小松手上,再将小松手上的粉色牙刷放回杯子里。

小松嘀咕了一句“真是可靠啊。”

空松没有听清,问他说什么。

“没什么。”

空松揉揉了小松的脑袋,虽然他知道身为弟弟这样做有些奇怪。

“bro,以后每晚都多依靠下我吧。”

“嗯?”怎么突然讲起来听起来很不得了的东西。

小松猛地看向空松,而对方眼神认真且坚定。

“我的胸膛永远为bro敞开。”空松一本正经地说着痛话。

“……”小松低头看了看自己肋骨位置处的衣服,他刚刚好像幻听到自己的肋骨断了的声音。

“你不会是——暗恋哥哥我吧?”小松问。

“nonono,现在是明恋了。”

“你怎么感情开窍这么快!”

“嘛,毕竟是bro嘛。”空松看着对方不可置信的样子,感觉今天的小松特别地可爱。

空松笑了笑,压低声线“bro,以后的每个夜晚也都请你多多指教了。”

评论(17)
热度(7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