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同好扩列加qq:799341463
我就是个瞎乱写文的(。)纯粹为爱发个小电火fa,不太认真也没有什么责任感……_(:з」∠)_
lof经常发些自言自语絮絮叨叨的奇怪话x

【刀剑乱舞/乙女向】 当膝丸成为近侍刀——(大概ooc

膝丸好可爱啊啊啊啊啊QAQQQQQQ
可是我没有他哭唧唧……
感觉自己快成为膝丸厨,可是没有他……

膝丸来到审神者本丸的那一天,审神者的心情并不是非常好,甚至该说是相当糟糕。

由鹤丸带领的“短刀队”不是红脸就是重伤,如果不是她强制性召回,恐怕是要碎了好几把短刀。

想到如果事情真的按最糟糕的结果发生,那现在一期一振和左文字家很可能已经将她拉去开一顿批评会,想到这里,审神者心里就烦躁得很。

“我说过什么?一旦轻伤就要回城。”

鹤丸难得的端坐着,一声不吭。

“我确实很想打到王点,但是我不想失去任何一把刀剑。哪怕——哪怕受重伤的是你,我也会发这么大的火!”

派出去出阵受伤的短刀们已经被药研带去手入室了。

周围的付丧神们不敢啃声,谁都知道,他们的审神者最喜爱的就是——小短刀们。

刚上任的时候,哪怕短刀们掉了刀装也是要回城。

喜爱程度可见一斑。

初始刀清光走向审神者,替她揉揉肩膀,用有些撒娇的语气说道:“主上,发这么大的脾气对身体可不好呢~”

“嗯。”

这个时候萤丸冲了进来,“主上!长谷部锻出新刀剑啦!”

清光对审神者微笑,“要不去看看新人吧?”

“也好。”审神者点头。

在离去前,审神者丢下一句话“鹤丸国永,马当番半年。”

啊啊真是好惨啊——

众刀剑们都围上去扶起鹤丸国永,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几句安慰他的话。

“主上!”长谷部看见审神者来,立马冲她挥挥手“快来看看膝丸!”

审神者看见长谷部身后的一抹薄绿色头发,有些稀奇,本丸里还没有过绿头发的。

长谷部身后的男士上前,薄绿色的头发稍稍遮挡住一边的眼睛,和隔壁欧审髭切一样的瞳色正认真地盯着你。

“我是源氏的爱刀,名叫膝丸,兄长有没有到这来呢?”

审神者心想,原来是个兄控吗?

“没有……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新刀了。”

“这样啊……”膝丸看去来有些沮丧,却安慰着审神者“也许说不定很快就有新刀了。”

“谢谢。”

审神者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无伤大雅地惩罚鹤丸。

“膝丸,从明天开始你替鹤丸国永担任近侍半年。”

长谷部一脸不可置信“什么!主上?”

“让新人来担任有些不太合适吧!”

“合适啊。”审神者压低声音,听的出来她心情很不好。“对了长谷部,麻烦你再锻一把髭切,三星期内出来。”

膝丸心想,哇!原来主君是这么凶的吗!

“诶主上……”长谷部心想,为什么膝丸就有除短刀以外的特殊待遇!

为了刀男而锻造另一把刀男,确实在这个本丸里是短刀才能享有的权利。

比如一期一振就是这样 。

时间期限还没到,长谷部就锻出了髭切。

等审神者前脚刚进锻刀室,后脚膝丸就赶了上来。

审神者忍不住笑道:“诶你这个近侍还挺称职,速度这么快,果然机动高啊。以后,叫你腿丸吧。”

知道她才调侃自己的膝丸,耳尖有些泛红。

审神者听完髭切的入手词后,饶有趣味地看着源氏兄弟俩。

“兄、兄长……好久不见。”

“呃,……嗯,好久不见。”

“兄长过得还好吗?”

“挺好挺好。”

“兄长……”

这下髭切不知道该如何圆场了。

“嗯,弟弟丸。”

审神者挑眉,隔壁欧审说的没错啊,果然记不住弟弟名字。

膝丸当机了一会,立马反应过来“兄长!我是膝丸啊!”

审神者:“噗。”

“不许笑!”源氏兄弟同时转过头来看审神者说道。

“想出阵吗?”审神者问道,“真是抱歉啊,一直处理公文。想的话,今天下午可以一起出阵。”

膝丸疑惑“一起?”

审神者懒散地伸腰“是啊新人待遇。噢不过——应该说是短刀新人待遇。”

“……”膝丸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有点我很不能理解。您似乎待我与其他刀剑男士很不同,但是却又是和短刀们处于同水平的喜爱与对待。我……我在您心里是一把短刀?!”

一时间里,空气凝滞,略显尴尬。

审神者不知该如何回答膝丸,挠了挠头。

“嘛、嘛——都挺可爱的不是吗?”

其实是因为从来没有过绿色头发的付丧神。

膝丸,源氏爱刀,刀生之涯,第一次收获了“可爱”这个称呼。

还是和短刀同等的可爱。

“呃,膝丸。这句话可别告诉清光。”

“噢。”膝丸鄙夷地看了眼审神者。

安排好出阵队伍,膝丸是队长,副队则是长谷部。

有短有胁,考虑到膝丸的lv等级,这次出阵纯粹就是提升等级顺便捡捡资源。

反正有长谷部在,这个地图的溯行军根本没必要太在意。

膝丸注视着本丸内不必出阵的髭切,“丢下兄长……我来当领队真的好吗?”

审神者上前抬手拍了拍膝丸的胸膛“弟弟丸别想那么多了,你哥等会要远征呢。”

“……是。”膝丸恋恋不舍地将目光从髭切身上收回。

髭切原先并未看着他,听到审神者的声音这才注意到弟弟丸和审神者的互动。

髭切:“嗯?”

到达战场前,审神者手拉着栗田口家的秋田短刀,心里则忍不住多看几眼粉色的短发。

太可爱了!小小的!软软的!

嘤嘤嘤!

在侦查的膝丸余光注意到审神者此时的表情,差点没被脚下的石子绊了一跤。

这个主君!!!

根本就没有关注着他啊!

思及此,膝丸就感到愤恨不平。

很快就开战了,审神者安然地在不远处看着。

绿色的身影凭借着机动勉强能够跟上长谷部的行动。

“呀呀吾乃源氏之重宝,膝丸! ”

自信傲人的语气,挺拔决然的样子,都与平日的膝丸不同。

审神者仔细注视着膝丸,薄绿色的刘海在微风中吹扬,金色的眸子里散发出强烈的杀意。

真……真好看……

审神者拍了拍自己有些热起来的脸,赶紧收回了视线。

扑通——

扑通——

而杀敌的那位刀剑男士仿佛心有感应般的看了过了,注意到审神者的异样后,突然樱飘雪。

不过,誉还是一样那般属于长谷部。

审神者抱了抱长谷部,“这次也是誉呢!长谷部真棒!”

长谷部受到夸赞后满脸通红,克制着自己对审神者仅仅只是揉揉她的头。

“为了主命,斩断一切。”

膝丸的樱飘雪似乎比别的刀剑男士落花少一些呀……

快点王点前,膝丸的刀装已经掉完了。

审神者:“该回本丸了。”

长谷部:“主君,前方是资源点。”

“嗯——那就往前去资源点后再回来吧。”

到达资源点后,审神者吩咐膝丸和长谷部抱起资源。

膝丸低头看着资源,刘海遮住了他的半张脸。

“想什么呢?”审神者问他。

膝丸抽抽鼻子“第一次的出阵,这是带给兄长的土特产。”

“啥?啥啥啥?你是什么!”审神者一瞬间怀疑自己听错了。

“卧槽你这个死兄控!这个只是木炭而已啊!而且是给审神者的资源!”审神者炸毛,心里奔溃到吐血。

秋田赶紧上前抓住审神者的手。

“我们、我们回去吧。”

就这样一行人回来。

至于木炭,最终还是给了膝丸。

审神者回来的路上思考了许久。

觉得反正自己不缺资源。

毕竟确实是膝丸第一次出阵,合情合理应该多照顾下他。

而且自己也没有把他们兄弟俩排一起。

于心,有些愧疚。

髭切在屋内看着膝丸摆弄着资源,有些好奇“主君怎么说?”

“啊……她啊,她说确实是我第一次出阵,就给我了。”

髭切“噢。”突然又想到什么“弟弟丸,你有没有御守?”

髭切回想起那个远征队长鹤丸贴身收藏的御守,以及那位付丧神极其珍视的神情。

“都说了是膝丸啦!兄长!”膝丸说到“御守做什么用?”

髭切拍平杯子,语气平淡“没什么用,只是看到鹤丸有一个,好奇问问。”

膝丸一愣,问道“主君……送的……吗?”

“看样子是,可能花了不少钱吧。”

“这样……”膝丸心想,看来主君以前还是很疼爱鹤丸国永的吧?

那么,她会不会有一天因为自己犯错而不再宠爱他呢?

膝丸感到有些失落。

几个星期后,本丸的万重樱开花了。

一期一振询问审神者是否一同去赏花。

审神者自然乐意极了“叫上鹤丸了吗?”

一期一振愣住“您……”

审神者微笑“并没有打算怪罪他,况且他也受到应有的惩罚,我可不是冷漠的人啊,一期。”

“是。那我去叫他。”

等审神者到樱花树下的时候,本丸的刀剑差不多都到齐了。

膝丸正拉着髭切说些什么,两个人并没有注意到审神者的到来。

“聊些什么呢?”审神者凑上去。

膝丸答道:“以前的一些旧事,现在感慨了下时间的残酷。”

审神者内心:“噫……你不是我认识的膝丸吧。”

“确实,花开花有期。”审神者抬头看花,枝头的樱花繁盛,看着有些盛世之美的味道。

“人的一生,也是这样吧。相比你们付丧神,人类的时间真是脆弱呢,说不定下一秒就会随着樱花而逝去。”审神者喃喃道。

髭切的双手放在审神者的肩头“为何要想这么多呢?主君,好好感受现在就是了。”

“嗯……”

髭切慢慢靠近,声音非常的小“主君。嫉妒他人可不好……会让人心生恶鬼的。”

审神者听后,感到心底一凉,手心在冒着浅浅的汗。

“我我还是先去别的地方看看吧……”审神者几乎是落荒而逃。

膝丸:“她怎么了?”

髭切笑着:“没什么。”

膝丸:“……兄长你可别欺负人家小姑娘。”

髭切:“自然自然。弟弟丸对主君很上心呢~”

膝丸:“没有!”

髭切眼神随着审神者而走,假装没有听到膝丸的话:“可不要让她跑走啊。”

鹤丸国永拉住审神者,审神者则冲他做了个鬼脸,一刀一主彼此相视而笑。

赏花大会差不多快结束了,审神者回屋子里打算继续完成工作。

一期一振作为近侍也跟着过来。

只是没想到膝丸也过来了。

“呃……怎么了?膝丸?”审神者问,但见膝丸不肯说的样子,便只好对一期一振说“你先回避吧。”

“好的。”

等一期一振走后,审神者在她旁边的坐垫拍了拍“坐吧,腿丸。”

膝丸乖乖坐下,一声不吭。

“喂,今天怎么啦。”

“兄长他……”

“他又忘记你名字了?”

“是、是的……”膝丸面露沮丧,随后很快地收拾起情绪,慌张地开口“我没有哭!”

审神者:“……”无奈的伸手握住膝丸放在膝盖上的手“我没有说你哭啊。”

过了一会,审神者犹豫地开口“呃,你哭了吗?膝丸?”

“我没有哭!没有哭!”

“噢。”

还骗人呢,声音都和以往不一样。

啧,审神者在考虑如何才能让这把刀乖乖的停止这份悲伤的心情,然后乖乖的回去。

“膝丸……”审神者放开握住膝丸的手。

“嗯?……”膝丸看着审神者,有些不解。

“过来点。”

“再过来点。”

两个人已经是“肌肤相亲”了,不能再近。

膝丸正打算开口,审神者以半跪的姿势,右手捏着膝丸的下巴,左手放在膝丸的肩膀上。

审神者向前吻去,而膝丸看着审神者不断放大的脸,脑海一片空白。

“唔……”

柔软而炽热的舌头伸进湿润的口腔里,处于被迫局势的膝丸觉得浑身发烫,任意审神者处置。

“啊……主、主君……”在他开口时,口内的津液顺着嘴角顺着下巴流淌下来,亮晶晶地滴落在锁骨上。

脑子胀胀的迫使他不去想别的,膝丸闭上眼睛。

审神者看他这样,反而走神。

咦?奇怪?怎么说她也是女孩子啊……为什么膝丸一副闭眼享受的样子。

一副不要不行不可以却还是哎呀抵挡不了主君真拿主君没办法啊这样的感觉???

膝丸注意到吻他的人有些心不在焉,右手按住她的后脑勺。

左手则顺着她的肩滑到背再滑到腰部,紧紧地搂住。

膝丸脑海里突然响起髭切的话“可不要让她跑了啊。”

一吻毕后,膝丸喘气着说道“明天继续让我来当近侍吧。”

“那一期一振怎么办?”

“别管他,我们继续。”

“等等!我、我……是说明天近侍也是他……唔!”

一期一振在门外原处,心里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

END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